首页 > 理财 > 正文
夺回“失去的十年”,中国飞鹤又突破一项“卡脖子”技术!
来源:     2022-06-27 09:29:29

智谷趋势 | 暴雨

大洋彼岸,无数美国妈妈正经历一场奶粉危机。

6大州奶粉库存纷纷告急,货架空空如也,哪怕有的奶粉价格飙升三倍,家长们驱车跨州购买,也是“一罐难求”。

这场“奶粉荒”,甚至让美国用上了“战时工具”,5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启动《国防生产法》,以加快婴儿配方奶粉的生产。此外,拜登还启动了一个项目,可以动用军用飞机来运输其他国家生产的婴儿配方奶粉。

美国作为一个婴幼儿配方奶粉自给率高达98%的国家,居然还发生了让宝宝饿肚子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

更难以置信的是,这场奶粉危机导火索是一场奶粉安全事件。美国最大奶粉供应商雅培公司因产品安全问题召回数款婴幼儿配方奶粉,涉事工厂也持续停产。

在美国妈妈焦虑不已时,中国奶粉品牌刚刚完成了一场“卡脖子”的反攻战。破除万难,把自主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中,为中国宝宝送上了一份珍贵的礼物。

回望中国奶粉发展历程,从粗放式发展导致“失去的十年”,再到以“科技奶粉”重新赢回国人的信心。一个行业的变迁,与领头羊密不可分。本土奶粉品牌为何能重新雄起,从目前的行业第一飞鹤身上,就能找到答案。

image.png

一场“卡脖子”反攻战“

中国人购买科研仪器的热潮,不知救活了多少外国公司!”

科技部原副部长的一句话,道尽了中国科技界的无奈。这几年,中国人对“卡脖子”这三个字的痛前所未有的深切。

你以为的“卡脖子”领域,是光刻机、航空发动机、大功率燃气轮机、特种钢铁、石油……

但其实,还有这样一份你完全无法想象的名单:“阳光金果”猕猴桃,红颜草莓,阳光玫瑰(葡萄),白羽肉鸡祖代种鸡,优质种牛精液……

对了,还有奶粉。

有人不解,奶粉工艺成熟,有奶源就能做奶粉,再简单不过了,怎么也会有“卡脖子”问题呢?

实则不然。

一直以来,中国乳制品行业都存在着奶源进口依赖度高,乳清粉、乳铁蛋白等关键原辅料被国外“卡脖子”的问题,这也成为中国乳业高质量发展道路上的隐患。

长久以来,高纯度乳铁蛋白的生产技术掌握在欧洲和澳洲的6家企业中。

把中国宝宝的“奶粉自由”交由外国企业,隐患无穷。这在其他“卡脖子”行业,我们已经有过太多血的教训。

比如“工业心脏”制造者沈阳鼓风机,其王牌产品大型空分压缩机,以前只有西门子、GE可以生产。一套上百亿元的乙烯生产线,以前只能国外进口,价格人家说了算,坏了等对方“打飞的”来维修,八小时以外不加班,几十亿的生产线,只能干等。之后沈鼓投入数亿元研发,干出了10万空分压缩机,国外曾经数亿元的设备随之降价,现在不到一亿元。

乳铁蛋白被国外“垄断”,也有类似的不安。

其一,价格上丧失话语权。2017年以来,乳铁蛋白的价格从3千多炒到了3万块钱/公斤的天价,最后也只能由中国品牌和消费者埋单。

其二,供应不稳定,说断就断。疫情、局部冲突、地缘政治等因素,随时可能让乳铁蛋白供应说断就断,就像当初的华为芯片之痛。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就有一些乳企,因为采购不到乳铁蛋白就停产断档了。一个小小的成分,无形中左右着奶粉企业的命运,掀起了一次行业洗牌。

这时候,一家中国企业主动站了出来,一如当时的沈鼓,势必要完成一场乳铁蛋白的“中国备份”。

2022年5月23日,历经数年探索,飞鹤官宣:飞鹤成功获批乳铁蛋白生产许可,标志着我国乳品行业第一条乳铁蛋白自动化生产线正式投产。

这是国产奶粉的一个标志性时刻,也是行业的颠覆性一刻。

中国飞鹤乳铁蛋白自动化生产线

image.png

一次“达尔文死海”飞跃

其实,乳铁蛋白,并不是一个新成分,此前就有国内企业在实验室里成功提取过。但他们却无法飞跃“达尔文死海”,让成果停留在了实验室里。

从实验室技术到产业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技术产品化中间有一个“达尔文死海”,即中试环节,是对公司创新能力的考验。

形象地来说,这就相当于一个手握各种家庭版美食秘籍的家庭主妇,忽然到了一个为数百人供餐的食堂掌勺。放大百倍的原材料,要如何搭配,全新的厨房生产工具,要怎么用,如何优化流程,让大家都能准点吃上饭?这些都需要重新规划。

有专家说,一项技术走出实验室,要变成产品,成功转化的概率经过中试是80%以上,如果没有经过中试则低于30%。

庞大的中国乳业,3000亿的中国幼儿配方奶粉市场规模,117家国内婴幼儿乳粉企业,在乳铁蛋白生产线面前,为什么只有飞鹤飞跃了“达尔文死海”?

这背后,与飞鹤坚持锚定长期主义,在产业、研发、生产等领域深耕企业护城河密不可分。

飞鹤智能化工厂里,科研人员就某问题进行讨论

第一,乳铁蛋白产业化,全产业链是基石。

世界上的乳铁蛋白基本都是从生产干酪的副产品乳清中提取,成本低,但提取出来的乳铁蛋白纯度不高,活性不足。而且中国没有食用干酪的习惯,单独提取乳清成本高,还很浪费原材料。

从生牛乳(鲜奶)中提取,是第二种选择。但乳铁蛋白很稀缺,一百吨牛奶大概只能提取出7公斤乳铁蛋白,意味着需要大量的优质鲜奶。而奶源,恰恰是飞鹤的长项。

“得奶源者得天下”,飞鹤十几年前就奉为圭臬的一句话,再次得到了验证。

早在2006年,在中国乳业诸侯争霸的年代,行业普遍奉行“自己不养牛,只从农户手上收奶”原则,根据当年的市场数据,超过八成的奶牛场仅有不到五头奶牛。但飞鹤不顾同行的嘲笑,干起了“农民的活儿”——自建牧场。

飞鹤首创了农牧工三位一体的产业集群发展模式,在北纬47°黄金奶源带上,一步步建起了9个自有牧场,奶牛存栏7.9万余头,近60万亩专属农场,实现了从源头牧草种植、饲料加工、规模化奶牛饲养,到生产加工、售后服务各环节的全程可控。

在飞鹤的自有牧场里,奶牛们享受着“贵宾级”待遇,“伙食费”超过140元/天,还配有专属的人工“按摩”服务和旋律优美的轻音乐,让它们保持心情愉悦,产出更优质的牛奶。

后来,飞鹤与中国农科院奶业创新团队建立飞鹤婴幼儿配方奶粉全产业链创新中心,围绕“优质乳工程”项目,重点攻坚饲草筛选、鲜奶干物质提升、高产乳铁蛋白牛群筛选,并取得了重大突破。目前,已经建立了高产乳铁蛋白牛群筛选模型。

飞鹤的奶源革命,不仅让它成为2008年中国奶粉危机后少数独善其身的品牌,更为今天实现乳铁蛋白的大规模制备奠定基础。

第二,乳铁蛋白产业化提取技术难度大,设备难度大,但飞鹤愿意“啃硬骨头”。

提取乳铁蛋白可以使用超滤膜分离法,成本低,装置简单,操作容易,但提取出来的乳铁蛋白纯度只有60%左右,远不能达到中国95%纯度的要求。

另一条技术路线是离子交换层析法,制药领域应用比较成熟,提取乳铁蛋白纯度能超过90%。

唯一的“缺点”就是贵!在制药行业,剂量小,设备精致,产品利润高,这条技术路线用起来毫无压力。但奶粉不同,奶粉生产线动辄以百吨起步,设备更是庞然大物,需要全新的设计、组合。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切割钻石的精密仪器和工艺固然精巧,但用在造房子上,难度和奢侈程度无法想象。

但为了高纯度、高活性的乳铁蛋白,飞鹤决心蹚出一条路来。

飞鹤研发实验室内,研究员正在进行样本检测

飞鹤高级工艺设备工程师关海舟,在每一次测试中“心惊胆战”。既担心测试效果,又担心把设备弄坏。

经过上千次的反复试验,用了足足三年多时间,飞鹤终于建起了一个各项参数都相对完美的乳铁蛋白生产线。

image.png

一个“科技奶粉”时代开启

这不是飞鹤第一次飞跃“达尔文死海”。

自2011年以来,飞鹤持续开展技术攻关,推动国产婴配粉核心原辅料的自主供应。

在配方奶粉中,乳清粉的含量可高达45%,这是有利于宝宝消化的重要成分之一。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奶粉企业的乳清粉全部依赖进口。

决心打破这一垄断的还是飞鹤。

2011年至2014年间,飞鹤承担了科技部“乳基料加工关键技术研究与产业化”及“干酪乳清回收及产品加工技术中试与示范”项目,进行脱盐乳清方面的研究。

2012年,在研究基础上,飞鹤完成了脱盐乳清的产业化,建成了此后近十年国内唯一一条正常运转的脱盐乳清生产线;

如今,飞鹤再次完成行业内乳铁蛋白产业化“0”的突破。

每一次突破,都是中国奶粉科技含量再上新台阶的里程碑。

每一次腾飞,都是飞鹤十余年磨一剑的持续蓄能。

飞鹤生产线

“科技创新是国产婴儿奶粉品牌支撑市场的关键。”技术工程师出身的中国飞鹤董事长冷友斌深知,科技创新才是中国奶粉企业的护城河。但低垂的果实已被摘光,高处的果实需要借科研之“塔”不断攀登,才能够得着。

于是,飞鹤在人才、平台、经费等方面层层筑“塔”,持续探索从一棵草到一头牛、再到一罐奶粉的全产业链科研创新。

在“塔基”,人才是创新之源。从2009年开始,飞鹤先后参与了国家863计划、科技部十二五项目,携手中国工程院院士团队、哈佛医学院BIDMC医学中心、北京大学医学部、江南大学、中国农科院等国内外顶尖科研院所,搭建起高水平的母乳科研平台。

在“塔身”,基础研究是系统性创新的起点。飞鹤创行业之先,着手建立自己的“中国母乳数据库”,开启科学、系统研究中国母乳的大门,也开启了飞鹤科研新历程。

物流车出库

如今,飞鹤的“中国母乳数据库”不断壮大,样本量已达20000多个,覆盖全国27省份。一些研究成果通过专利和团体标准的形式,帮助整个行业更好地了解中国母乳,设计更贴近中国母源的配方。

除了基础研究,飞鹤也在进行全产业链技术渗透。比如在生产工艺环节,飞鹤开发了鲜奶湿法智能制粉关键技术,攻克了营养成分均一性无法精准控制等难题,建立数字化、智能化工厂,实现了婴配粉品质的全程可追溯与数字化管控。让中国宝宝喝上安全又新鲜的奶粉。

攀登“塔尖”,更需要真金白银的持续投入。飞鹤是行业内非常舍得为科研花钱的头部企业,哪怕是疫情的背景下,飞鹤的研发投入只增不减。公开财报显示,2021年飞鹤研发投入4.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0.5%。

以乳铁蛋白生产线为例。在生产线落成之前,研发阶段是一个极“烧钱”的过程,设备、厂房、原材料都价格不菲。

比如用于吸附乳铁蛋白的树脂,价格昂贵,装一次机就需要一两千万。而且它还是易耗品,像轮胎一样需要更换。

“飞鹤一直很支持科研创新,只要有想法、想去干,都会给予资金和资源支持,不计成本也要实现关键原材料和技术的自主掌控。”飞鹤研究院应用技术部副总监解庆刚说。 筑科研之“塔”,借科技腾飞。

飞鹤下一个腾飞,就是飞鹤科技、科研力量的腾飞。

飞鹤研发成果汇总

中国奶粉的下一腾飞,也必然是科技带来的腾飞。中国奶粉行业,也早已告别了粗放式发展时代,进入“科技奶粉”时代。

本土品牌终于有底气与外国奶粉品牌同台较量,夺回“失去的十年”。

image.png

结语

国货与洋货的较量,在过去两三年来到了赛点。“中国的肯德基”、“中国的星巴克”、“中国的可口可乐”,一批国货品牌纷纷向海外品牌的宣战,但难度并不小。

就连巴菲特,也曾感慨说:“如果你给我 1000 亿美元,让我挑战可口可乐在世界汽水饮料行业的领军地位,我会把这1000 亿退还给你,并告诉你,这办不到。”

可口可乐作为百年企业,绝不是只有独特口感的神秘糖浆秘方而已。可口可乐总裁曾说过,“就算可口可乐的所有工厂在一夜之间被烧毁,它也能在一夜之间起死回生。”

商业竞争从来都不是单一维度、单一时间段、单一区域市场的较量,而是一场产业基础建设、产品研发、技术创新、供应链、品牌资产等综合体系的长跑。

时间是一面照妖镜,机会主义,赢在一时,昙花一现;长期主义,意在长青,静水深流。

飞鹤,或许提供了一个长期主义的样本。

今年2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举办第二届“中国品牌强国盛典”,飞鹤入选十大“国品之光”品牌。在颁奖词中是这样评价飞鹤的:

冷友斌在国品之光现场发言

“从行业的信任危机中重塑信任,从国际品牌的市场中收复市场,用中国配方哺育中国宝宝,以母爱光辉呵护行业良心。”

飞鹤,是中国奶粉振兴的一个缩影。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