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正文
新能源车板块爆发 全市场第一竟然是他!
来源:     2021-06-01 11:30:01

  临近5月末,市场在震荡中寻求突破, A股成交量时隔3个多月后重上万亿元,虽然大盘指数变化不大,但结构性机会频现。受到碳达峰碳中和利好刺激,叠加海外新能源车利好政策,景气度上行,A股新能源车板块爆发,动力电池、锂电电解液等概念板块领涨,截止5月28日收盘,共有14只个股上浮超过7%,宁德时代涨6.67%,市值逼近万亿。 

  新能源车板块爆发也让新能源主题基金炙手可热。截止5月28日,近一年全市场涨幅最高的基金前两名均为能源主题基金。其中,华夏能源革新(003834.OF)近一年涨幅达146.17%,力压去年的公募冠军赵诣管理的农银新能源主题145.43%的涨幅。 

  这也意味着,由郑泽鸿管理的华夏能源革新,已登顶摘得过去一年全市场基金冠军。 

  研判产业周期  前瞻性布局 

  翻看华夏能源革新这只牛基的前十大重仓股(截止1季度末),会发现郑泽鸿布局了钴矿(华友钴业)、钠离子电池(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多氟多)、锂电负极(璞泰来)、锂电正极(当升科技)等个股。

  仅5月28日一日,十大重仓股中涨幅超6%的就多达7只,从而一日拉涨华夏能源革新4.13%。经过自3月下旬以来的连续爬升,这只基金已基本收复之前的失地,净值已逼近1月份的历史高点。

  细看华夏能源革新仓位和前十大重仓股的历史变化,会发现早在2019年三季度,郑泽鸿就做出了大比例的调仓,把仓位都调到新能源车这个板块,到2019年四季报中华夏能源革新的十大权重就基本都是新能源车股票了。 

  根据郑泽鸿最近的访谈,到去年三季度时,他对新能源,特别是新能源上游板块的信心越发坚定。 

  “去年三季度的时候,我就做了一个判断,整个新能源偏上游的一些周期将近拐点,价格将出现快速上涨。这个判断在四季度,尤其在11、12月份就开始兑现了……因为新能源,尤其是偏上游的部分,它是一个周期成长行业,周期成长行业的需求是持续平稳往上增长,但是供给是波段性的、周期性的出来,所以它必然会面临一些阶段性的供不应求和阶段性的供过于求。 

  ”比如说上游的锂,2015到2017年是经历了阶段性的供不应求,价格大涨。2017到2020年的上半年是阶段性的供过于求,价格大幅下跌。我个人判断从2020年三季度开始,又进入到一个阶段性的供不应求”。 

  全市场冠军如何炼成 

  郑泽鸿对新能源车产业链周期的敏锐把握,与他浸淫这个行业多年,见证了行业一轮轮洗牌、大浪淘沙的经历密不可分。 

  在此前的采访中,当被问及和同类基金经理相比的特点时,他谈到:“我对整个新能源板块的熟悉程度应该还算不错的,能提前对这个行业做预判,很多人都是看到了再去做反应,我一般会提前几个月就做出判断,因为我知道各个环节的产能需求。我觉得我的历史经验还是不错的,经过这几波周期性之后,我大概能判断高点会是什么样子,低点是什么样子,能提前做出判断”。 

  “此外,我不会把自己局限在某一个领域,当行业有机会的时候,我肯定是做大弹性,当行业没机会的时候,我就会去找其他板块,我所覆盖和熟悉的板块也比较多,在其他板块同样可以找到一些不错的资产。” 

  这份自信,源自他丰富的研究经验。虽然声名鹊起是因为新能源,但却看过很多板块,从而触类旁通。 

  公开资料显示,自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获得经济学硕士后,郑泽鸿于2012年6月加入华夏基金。2012年到2013年期间任纺织服装和造纸轻工等偏消费行业的研究员,2014年任电力设备、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覆盖电力设备、新能源、工控、机械等行业板块,2016年担任新能源和环保组组长,带领团队负责节能环保和新能源两大行业的研究。2017年7月起开始担任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至今已有近9年的证券从业经验和4年的公募基金管理经验。 

  在投资时,郑泽鸿会先自上而下判断整个市场环境,将市场分为牛市、熊市和震荡市,再在这个大的框架下去选择他所看好的细分景气赛道,然后再自下而上在这些赛道里去精选行业的龙头公司,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结合重点投资周期内景气向上及供需错配的环节。 

  起于新能源,不止于新能源 

  如今,四年前成立的华夏能源革新已成为全行业规模最大的新能源主题基金。截止1季度末,规模高达162.79亿,个人持有者达141万。 

  郑泽鸿对新能源车的长期前景依然看好。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谈到:“新能源是非常好的一个赛道,尤其是在碳中和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未来十年二十年都是有非常大的,十倍甚至十倍以上的成长空间,这个长期的天花板是非常高的……而现在智能电动车渗透率可能也就5%左右,到2025年、2030年,甚至到2035年,渗透率可能是20%、30%,甚至更高,优秀公司的市值是具备非常大的成长空间。” 

  但丰富的研究背景也让他并不把自己的“能力圈”划定在新能源车、光伏板块。事实上,新能源车、光伏的中游制造环节,与工程机械、精密化工、军工等行业存在很多相似性,都可以用他熟悉的供给-需求、价格弹性等框架分析。 

  “现在中国的制造业可以类比60到70年代日本和德国,当时欧美的技术进步速度放慢,德日依靠强大的学习能力,以及强大的工业化生产能力,扩张市场份额,在很多制造业领域实现了追赶、甚至反超。我个人认为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中国的制造业升级具备很好的投资机会。”郑泽鸿谈到。 

  记者获悉,郑泽鸿即将发行一只名为“华夏核心制造”的混合型基金(A类012428;C类012429),主要投资科技、新能源、军工、机械设备、化工等行业。 

(责任编辑: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