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NFT开启新时代,解锁百年艺术市场交易模式大变革!
来源:     2021-04-20 15:31:22

艺术市场拥抱区块链
联结艺术与科技
NFT或重塑文化产业生态

      近年来,随着NFT在艺术市场掀起热潮,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艺术品机构对其青睐有加。苏富比、佳士得等传统大行一面支持虚拟货币付款,一面推出NFT艺术品专场拍卖,富艺斯和永乐也于日前宣布入局。区块链技术和传统艺术品行业走向深度融合,不仅成为数码艺术史上的分水岭时刻,行业新模式的诞生也预示着艺术市场的新时代已经来临,而NFT或将重塑整个文化产业生态。


▲ 艺术家Beeple的巨型拼贴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6900万美元在佳士得线上拍卖专场中成交

NFT“出圈”艺术市场
      3月11日,在佳士得单一拍品线上专场拍卖中,艺术家Beeple的巨型拼贴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69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写下了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的第三高价,为数码艺术品写下了全新世界拍卖纪录;同时也是迄今线上专场拍卖总成交额,和线上单一拍品成交价的最高纪录。这场拍卖之后,短短一个月里与NFT相关的更多艺术事件逐渐进入公众视野。3月11日,“烧毁原作,4倍价格卖出电子版”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数位艺术爱好者烧毁了世界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傻子》,随后拍卖了该画作的电子版本所有权,该NFT以约合人民币247万元的高价售出。对此,烧画者表示,“烧画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表达”。


▲ 烧毁班克斯作品的视频

▲ 经过处理后变为NFT的作品

3月25日,“DoubleFat双盈——首届NFT加密艺术展”在北京798的悦·美术馆开幕,200余位从事NFT加密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参展。现场焚烧了艺术家冷军的一件绘画作品,并生成“NFT加密艺术”进行竞拍,最终以40万元的价格成交。


▲ 悦·美术馆“DoubleFat双盈——首届NFT加密艺术展”现场

3月28日,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正式宣布成立JUST NFT基金,并邀请知名艺术家担任该基金的艺术顾问。随后,JUST NFT基金分别拍下Beeple的《OCEAN FRONT》、毕加索的《戴项链的躺卧裸女》、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和《时代》杂志NFT封面“The Computer in Society April 2nd, 1965”。


▲ 巴勃罗·毕加索 《戴项链的躺卧裸女》 1932年

4月12日至14日,JUST NFT基金在苏富比拍卖行和NFT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联合拍卖中拍下一整套来自艺术家Murat Pak的NFT系列作品《Cube》,其中包括8个作品,总共1686个立方体。成立至今,藏品总资金规模已接近2亿人民币。

▲ Murat Pak的“Open Editions”全套NFT作品

NFT如何改变传统艺术市场
      
NFT融合艺术市场的事件能在短时间里频发,并形成行业热点话题,表面上是此次佳士得网拍高价成交作为导火索,其他相关业内人士与机构的迅速跟进而推动产生的。但事实上,在此之前已有种种征兆出现:艺术家Beeple的另一件作品在数字艺术的在线加密货币市场Nifty Gateway以6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佳士得显然关注到了这一艺术市场中的新模式,并付出实践,成为艺术市场中第一家吃螃蟹的拍卖行。在整个国际市场中,区块链加密艺术的兴起已有一段时间,早在2017年就掀起过NFT的热潮。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NFT市场总销售额已经达到5.63亿美元,交易量超550万笔,且2月份的总销售相比1月增长近8倍。近1个月时间,共有2.3万件加密艺术品被出售,交易总额超过6000万美元。

▲ 由Ctypto Art Data统计的目前NFT艺术家成交排名

显然,在艺术市场中无论是艺术家、收藏家,抑或是画廊、拍卖行等机构,很多已经开始尝试以NFT的方式进行艺术品交易,其背后有着深层逻辑。笔者认为,从艺术市场行业自身来说,艺术品的真伪问题一直是困扰行业发展、规模扩大的痛点,同时衍生出诸多问题困境。例如拍卖行的不保真条款规则一直被很多人诟病;不少当代艺术家难以就其作品的真伪、版权问题进行打假维权;很多收藏家、艺术爱好者亦会因艺术品的真假问题,而对其收藏望而却步……虽说业内以往曾尝试“艺术品鉴证备案”的方式进行困境突围,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而NFT这种基于区块链加密技术的特殊形式显然和艺术品唯一性、稀缺性的属性有着天然的相通之处。NFT不同于BTC、ETH等代币那样可以单位拆分,NFT的单位永远为1,即唯一性,不可拆分。在某种角度看,NFT并非一种简单的“币”,它更像一种服务,或一种凭证。因此,这类NFT艺术品通常由加密图像或视频文件组成,并带有无法复制的数字签名,从而让买家确信自己购买的是原作。以此次佳士得的线上拍卖交易为例,中标者将收到一个加密文件,其中包括5000幅图片的文件,交易将在区块链上登记,此后的所有购买和交易信息都将透明化。

▲ Beeple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之一

不难想象,在移动互联网技术、数字经济日臻成熟,国家加快推动数字货币发展的时代背景下。随着区块链技术在各个行业领域的不断应用,如若NFT的交易方式逐步在艺术市场得以普及,它将给该行业带来的不仅仅是质和量的变化,更会给几百年未曾大变的传统艺术市场的交易模式带来大变革。一件NFT作品的在线交易,将不再涉及具体的运输、保险等环节,它可能会在数分钟里完成多次交易和权属的转移,这将颠覆传统的交易方式和周期。而对于艺术本体来说,NFT交易方式的应用或许也将改变整个艺术创作的生态格局,以往因版权问题难以形成广泛市场的数字艺术、当代摄影、数码插画等艺术形式,将会因此获得更为广阔的生存发展空间。


▲ 可编程NFT平台Async Art上卖出的作品《最初的晚餐》

争议与出路
      
诚然,新兴技术在某一行业的实践应用有时也会伴随一定争议。国外NFT的研究者Nadya Ivanova公开表示:“需要理解NFT市场的重要一点是,它是非常新的。市场还在经历确定事物真正价值的不同的市场循环中。”艺评人王晶晶指出,“虚拟货币暴涨与暴跌的新闻总是相伴而生,难以判断是顶点还是在谷底,获利者总是少数。NFT让我们反思今天的艺术生态,从业者及藏家需要思考,这究竟是一片蓝海,还是退潮后的海市蜃楼”。对于传统艺术市场而言,艺术品的增值离不开艺评人的对其在学术价值、美术史定位方面的挖掘梳理,也离不开画廊、拍卖行等相关机构对其进行展览和市场的推广与培养。NFT的交易模式虽然可以解决艺术品的真伪确权问题,且目前不少NFT平台设置了不断分润模式,原创作者在每次交易中都可获得相应收益,但作品流通中的具体市场涨势、成交似乎与学术层面的价值有所脱离。艺术品的价格不再基于其本身的艺术价值和稀缺性,而是基于藏家能够证明他是唯一真正持有艺术家签名的原版拥有者,证明作品权益的流通及归属。特别是近来NFT领域被交易者诟病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越来越多质量不高的艺术品进入交易平台。

▲ 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

基于这一问题现状,孙宇晨主导创立的JUST NFT基金似乎有意弥补并解决这一新兴艺术品交易方式的不足。目前,JUST NFT背后不仅有波场公链作为技术支撑,其余团队成员也具备艺术行业背景,其中不乏来自于佳士得、苏富比的传统艺术品行业从业者。按照孙宇晨的公开说明,基金将锚定世界顶级的艺术家和艺术品,入选基金收藏名录的作品中位价在1000万美元左右。不难看出,JUST NFT基金在推动NFT领域正向发展的过程中,为自身确定了入局的高门槛。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已经焕发新的光彩,可以说,由孙宇晨和JUST NFT基金引领的艺术收藏新时代已经到来。

自从NFT成为科技艺术界新热潮,孙宇晨作为行业推动者积极拥抱时代趋势,曾多次参与相关拍卖,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在媒体的一篇报道中,他指出,未来十年,全球前100的顶级艺术家与艺术品,将有50%会NFT化。另外,孙宇晨坚信,区块链技术能够搭建一座传统艺术和最新科技的桥梁,无论对区块链行业,还是艺术行业,都是一次难得的机遇,而“波场也会率先在行业内探索出新模式”。


▲ OpenSea平台NFT拍卖页面

笔者认为,NFT作为新兴的区块链技术在加持艺术市场时,还需结合传统艺术市场的某些特质,通过创新融合的策略寻求一种切实行之有效的新模式。毋庸置疑,NFT在未来对艺术品市场,乃至整个文化产业的生态重塑必定是不容小觑的;包括它对未来国家战略层面的数字资产、社会治理、数字经济等其他行业领域的影响,也同样给我们留有无限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