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正文
上半年“增收不增利”现金流为负 工业富联如何去“代工厂”标签成关键
来源: 投资者网    2020-09-09 09:21:52

 上半年,工业富联出现“增收不增利”现象,现金流净额约为-52.34亿元,同时借款等负债压力居高。实际上,公司近三年来营收增速下滑,市值较上市以来蒸发近千亿。下一步,公司如何摆脱“代工厂”、向工业互联网+新基建方向转型成为关键。


  《投资者网》戴昊彤

  8月11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业富联”)发布2020年中报显示,上半年营收达1766.54亿元,同比增长3.60%;归母净利润为50.41亿元,同比下降7.98%;归母扣非净利润55.85亿元,同比增长7.70%。

  从业务来看,今年上半年工业富联营收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云计算业务和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业务的收入增长。针对这两项业务的收入上涨,工业富联对《投资者网》表示,“疫情带动线上办公、教育、娱乐需求增长,带动服务器急单增加,加上宅经济迅速发展,全球大型云服务提供商、互联网服务商、电信运营商等也持续扩容,工业富联积极争取CSP市场。”

  现金流净额大幅锐减管理费用同比增近一半

  值得关注的是,工业富联面临着净利润增速疲软的现象。2020年上半年,公司出现“增收不增利”现象,营收同比小幅增长,但净利润同比下滑7.98%。

  而从具体业务板块来看,疫情期间,云端应用市场得到快速发展。上半年,云计算业务实现营收795.35亿元,同比增长4.24%;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业务的收入为963.46亿元,同比增长3.01%;而科技服务业务营收为2.53亿元,同比下降23.03%。

  针对科技服务业务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工业富联公司表示,“主要是受到疫情和隔离措施影响,相关业务人员和工程师无法进入客户厂域进行实地业务,故影响了上半年的业务推进速度。”


  图片来源:网易财经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年度营收分别为:2727亿元、3545亿元、4154亿元及4087亿元。对应的同比增长速度分别为:-0.03%、30.01%、17.16%以及-1.61%。其中,工业富联的营收增速在2019年呈负增长,且下滑幅度是其近三年来最大的。

  但从上半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工业富联的净利下滑与公司管理费用等营业成本升高有紧密联系。

  同期,公司营业成本达170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649亿元同比小幅增长3.15%,占总营收比重为92.78%;管理费用同比上涨46.59%至25.21亿元。工业富联解释道,“主要原因是因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停工期间固定资产折旧及职工薪酬成本。工业富联将暂停营业、延迟开工造成的停工损失9.60亿元计入管理费用,其中包括职工薪酬6.74亿元、折旧及摊销1.82亿元和租赁费1.0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报告期内,研发投入也同样是备受关注的,因为直接联系到工业富联在工业互联网上的转型以及公司未来能否摆脱“代工厂”标签。今年上半年,工业富联的研发费用为37.16亿元,同比减少1.75%。不过,受疫情停工停产的影响,制造业企业上半年的研发费用小幅减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在资金层面,工业富联无疑是承受一定压力的。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约为-52.34亿元,短期借款为432.8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达21.52%,同比增加95.09%。

  截至2020年9月4日收盘,工业富联报收14.17元/每股,总市值约为2816亿元,相较于上市当天3906亿元的市值蒸发了约1000亿元。以下为工业富联自2018年6月8日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图。


  图片来源:思维财经

  关键是如何去“代工厂”标签

  作为全球最大电子代工企业鸿海精密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上市后努力发展工业互联网业务的工业富联,究竟算是一家科技公司,还是一家代工厂?它将如何摆脱“代工厂”标签,成为投资者关注已久的问题。

  “自上市以来,工业富联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真正落地的应用实际非常少。”中国IDC圈新基建资深市场顾问郁向飞对《投资者网》说道。他表示,工业互联网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成长,至少需要三五年培育期的,而且现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程度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可能未来三五年之后,市场上的苗头才会出现。

  因此,对于人们关注的工业富联何时才能摆脱“代工厂”标签,真正实现工业互联网的转型,郁向飞告诉《投资者网》,看来短期内,工业富联是不可能摆脱“代工厂”标签的,起码需要三、五年乃至更长时间来投注工业互联网业务,以实现更多应用场景的真正落地,经过长时间的培育,才有机会实现转型。

  不可否认,在发展工业互联网及智能制造方面,工业富联一直在谋求更大的突破发展。今年6月29日,在工业富联一场名为“新基建新未来”暨工业富联A股上市两周年的高峰论坛上,公布了其近年来取得的成果,也透露出公司整体上延续了郭台铭此前数次提及的“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战略。

  自上市两年来,工业富联取得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两方面:首先,在智能制造方面,工业富联深圳的“柔性装配作业智能工厂”,入选世界经济论坛“制造业灯塔工厂”;其次,是科技服务,工业富联打造了工业互联网应用平台——富士康工业云平台,面向制造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主要提供硬软整合的科技服务整体解决方案,在汽车零配件、汽车电子、机动车等领域落地。

  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还表示,工业富联在2020年将打造10个灯塔工厂的整体解决方案标,并进一步探索可规模化复制推广的价值场景与模式创新。

  针对工业富联的这一举措,郁向飞认为,”这意味着工业富联在为后面的工业互联网市场进行铺路,并试图抢夺先机。“

  7月14日,工业富联与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云")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工业互联网及数字化产业领域,在市场拓展、产业投资、生态建设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关于这家不同领域的巨头达成合作,市场上也给予较高关注。

  对此,郁向飞对《投资者网》解释道,“两家公司的合作,实际上有利于推动云计算和智能设备智能终端的快速运用,也意味着工业富联正在扩展其发展领域。因为腾讯在云计算领域具备强大市场,但是它在智能终端方面相对比较弱势。而工业富联及其所备考的富士康在终端方面本就有着深厚及强大的实力积累。因此,两者能够一起整合资源,实现优势互补。我认为,工业富联未来的探索方向就是打造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这两者的整合体,从而构建一个完整健全的产业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