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 > 正文
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持续推进 外资行可获基金托管资格
来源: 中国金融新闻网    2020-07-16 09:55:37

       业内人士认为,外资银行的入场对当前的托管格局会造成一定的冲击,并分走一部分“蛋糕”,但冲击不会太大。后续随着越来越多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国内市场,它们的商业模式、投资理念和风险控制等可能给国内的机构带来启发,并促进其提升综合竞争力。

  继证券、基金、期货机构的外资股比限制全面放开后,基金托管领域也亮起政策“绿灯”。7月10日,证监会和银保监会联合修订发布了《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托管办法》),支持外国银行在华分行申请基金托管业务资格,金融业对外开放再进一程。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新的《托管办法》放宽了外国银行申请基金托管资格的准入条件,是进一步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吸引外资、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举措。这一举措有利于扩大外资行的业务范围,为外资行在证券基金托管市场提供了新的展业机会,也有利于增加我国金融机构间的竞争和活力,有望促使中国金融市场更加成熟。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正按下“加速键”,金融业对外资的股比限制已经取消,多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顺利落地,QFII/RQFII额度限制全面放开,一系列开放信号使得外资机构和海外长期资金愈加看好中国市场。近日,富时罗素亚太区指数政策负责人杜婉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富时罗素第一阶段的A股纳入获得良好反响,9月季度审核完成之后将考虑A股下一步纳入计划。

  引进优质外国银行

  上周五晚,修订后的《托管办法》在市场翘首以盼中终于落地。《托管办法》取消了基金托管银行必须为法人的限制,按照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统一安排,允许符合条件的优质外国银行在华分行申请基金托管资格,净资产等财务指标可按境外总行计算,并明确境外总行应承担的责任,强化配套风险管控安排。

  “我国过去主要由本土银行开展基金托管业务,今年以来,境外金融机构股比限制取消,对基金公司等外资机构在准入前后都将实行国民待遇。因此,在基金托管上也应该给予境外优秀银行担当基金托管人的机会。”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允许外资行申请托管业务有利于提高整个基金行业的管理水平,也有利于提高整个银行业的金融服务水平,是未来的大势所趋。

  在准入门槛放宽的同时,《托管办法》结合监管实践,对监管安排也进行完善。具体来看,为有效保证申请人抗风险能力,基金托管人净资产要求由20亿元提升至200亿元,结算参与人保持400亿元净资产要求不变,并将托管和结算分开,进一步强化监管要求与责任追究。此外,为落实“放管服”改革要求,《托管办法》对申请材料进行简化,并优化审批程序,实现“先批后筹”。

  有关市场人士表示,上述规则的变化将吸引优质外资银行未来进入中国市场,国内基金托管业务将迎来更多优秀竞争者,从而促进提高效率,推动我国基金托管业务实现更高质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修订后的《托管办法》还统一了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准入标准与监管要求,并将非银行金融机构开展基金托管业务有关规定整合纳入其中。有关市场人士表示,标准的统一使得基金托管业务的管理和监督更加便利,为基金托管行业营造了良好发展的环境。

  中外机构间将形成良性竞争

  事实上,早在2018年,渣打银行已获批成为国内首家具有公募基金托管资格的外资银行。今年4月,汇丰银行、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三家外国银行在华分行均申报基金托管资格,目前正处于材料补正阶段。

  《托管办法》正式出台意味着上述三家银行的申报进度或将有实质性进展,而包括外国银行在华分行在内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也可依法向证监会报送相关申请。面对即将涌入的外资银行,国内现存机构会遭遇怎样的挑战?国内基金托管业务又会受到何种影响?这成为近期市场各方热烈讨论的焦点。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我国基金托管市场规模达17.61万亿元。从业务格局来看,国内银行机构在基金托管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42家基金托管机构中,27家中资银行拥有超过98%的市场份额。其中,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优势明显,占据半壁江山。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内托管机构的托管规模与基金代销能力深度捆绑,国内基金公司与银行托管合作已积累多年,加之外资银行在国内网点较少,代销能力明显弱势,因此入场的外资银行“新军”可能短期内无法与中资银行媲美。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外资银行的入场对当前的托管格局会造成一定的冲击,并分走一部分“蛋糕”,但冲击不会太大。后续随着越来越多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国内市场,它们的商业模式、投资理念和风险控制等可能给国内的机构带来启发,并促进其提升综合竞争力。

  对于外资银行可能着手拓展哪些基金托管业务,杨德龙表示,外资银行在业务方面有国际经验,可能更多会对投资海外股票的QDII基金或是对于有外资股东背景的基金公司旗下产品进行托管代销,据其经验而言,前述基金品种相对更好对接。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国内银行而言,其未来在基金托管业务中面临的竞争与挑战不仅仅来自于外资金融机构,还有正在奋起直追的国内券商。今年以来,已有5家券商取得基金托管牌照,此外还有包括长江证券、西部证券等在内的5家券商在排队等待审批。

  有关市场人士表示,券商在大部分基金类型上的托管费率更低使其更具竞争优势。在大资管时代中,基金托管业务或许也会成为券商的业务发力方向之一。

  对外开放持续推进

  今年以来,我国金融领域外资股比限制全面放开,QFII/RQFII全面取消额度限制,三大国际指数纳A首段进程进展顺利,外资整体保持净流入趋势。

  6月18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证监会将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持续深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进一步优化沪深港通机制,扩大沪深股通的投资范围和标的,进一步完善沪伦通业务,进一步拓宽ETF互联互通。双向开放的广度和深度未来将持续升级。

  有关市场人士表示,中国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深入推进,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速,A股市场和债券市场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持续增强,外资投行在服务外资基金投资者等细分市场方面较有优势,资本市场环境对“长钱”来说正变得更加友好。

  当前,外资金融机构“引进来”通道更加畅通,未来我国资本市场中的外商独资机构数量将持续增多。邮储银行总行高级经济师卜振兴表示,短期来看,外资券商在资产管理、投资银行、衍生品交易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外资机构的进入,有助于发挥鲶鱼效应,中外证券机构的交流与碰撞,必将提升我国证券行业的竞争能力。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可以吸引海外长期资金以及成熟的投资者,有利于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稳定性,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未来,可以争取扩大A股纳入MSCI等国际指数的比重,推进沪伦通,完善外商投资证券、期货管理办法,改进QFII、RQFII机制等,畅通各类资管产品规范进入资本市场的渠道,为市场带来增量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