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正文
深夜突发!杭州第一大P2P被警方立案侦查;权益爆款时代固收公募遭遇尴尬 兴业、上银基金权益短板浮出水面;外资买爆索菲亚 本质还是看好中国房地产
来源: 第一理财网编辑    2020-07-05 07:57:33

深夜突发!杭州第一大P2P被警方立案侦查

       杭州第一大P2P公司终究还是凉了

  杭州警方通报微贷网被立案侦查

  2020年7月4日深夜,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依法对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微贷网”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目前,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

  警方:“微贷网”网贷平台借款催收公告

  随后,警方又在微博发文,敦促通过微贷网进行借款且尚未还款的借款人(以下简称“平台借款人”)积极主动归还借款。

  致: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微贷网”网贷平台)借款人

  2020年7月4日,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微贷网”网贷平台)(以下简称“微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立案侦查。为保护广大出借人合法权益,杭州市上城区防范金融暨网络借贷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处置办”)现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追赃挽损工作,敦促通过微贷网进行借款且尚未还款的借款人(以下简称“平台借款人”)积极主动归还借款。要求如下:

  一、借款催收

  1、微贷网催收工作将纳入政府整体处置,原有催收体系、组织架构及人员保持不变,催收工作受政府统一管理、监督及指导。请平台借款人自觉配合借款催收工作,按本催收公告的要求积极主动归还借款。

  2、为保证出借人合法权益,处置办将根据催收工作进度适时启动法律程序,依法追究借款人逾期还款的法律责任。平台借款人若逾期还款,将被纳入失信名单,可能影响借款人正常的生活消费、日常出行、银行贷款等事项。

  3、若平台借款人拒不履行还款义务,恶意逃废债,经催收后仍不还款,涉嫌构成犯罪的,公安机关将依法予以严惩。

  二、还款账户

  1、平台借款人原有还款途径保持不变;

  2、微贷网还款账户受政府部门统一监管。有其他不明事项,可拨打咨询电话(限工作时间):0571-85261776;0571-86716170。

  特此公告。

  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

  杭州市上城区防范金融暨网络借贷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办公室

  2020年7月4日

  5月底早已宣布退出

  5月31日,运营9年的老牌P2P平台微贷网宣布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微贷网官微称,自2011年7月上线运营至今,9年来承蒙广大出借人的信任与支持,一路相伴、共同进退,在此我们表示深深的感谢!

  基于国家政策及行业趋势原因,微贷网经审慎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现将相关事宜公告如下:

  一、应广大出借人要求,经综合考量,资管计划签约截止日期为2020年6月9日18点整,截止时间后签约通道将关闭。

  二、对资管计划签约截止时间后仍未签约的出借人,兑付方案将尽快另行公布。

  请广大出借人相互转告,如您存在任何疑问,可拨打95783-2或联系在线客服咨询。

  据悉,微贷网于2011年上线运营,主打“互联网+金融+汽车”的模式,于2018年11月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WEI”。

  资料显示,微贷网实控人为姚宏,持股比例达到60.11%;第二大股东汉鼎宇佑通过全资子公司持股比例15.54%,第三大股东为德清锦绣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达到13.19%。

  根据微贷网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借贷余额85.83亿元,累计借贷金额2986.63亿元。

  去年净利润同比减少56.52%

  财报显示,公司2019年净营收人民币33.58亿元,同比下降14.2%。按业务划分,贷款服务营收29.55亿元,去年同期为34.98亿元。贷款服务营收下降主要是由于会计政策变更以及公司贷款额和未偿余额的减少。

  其他业务营收2.73亿元,同比增长44.1%。净财务营收1.45亿元,同比下降41.3%,降低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内的贷款余额下降。

  微贷全年净利润2.63亿元,同比下降56%。摊薄后每股收益3.60元,同比下降67%。

  此外,微贷网提到,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贷款发放量和贷款余额都受到了负面影响。为了应对,微贷网已采取更审慎的方式管理其贷款组合,并正在调整其业务战略,以尽量减少疫情对其业务的影响。

  股价暴跌90%

  2018年11月15日晚,微贷网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51信用卡香港上市后,浙江第二家P2P上市公司。

  当天,微贷网开盘价10.50美元/股,随后一个月到达股价最高点13.63美元/股,之后就单边下行,自2020年3月5日起,微贷网的股价就长期在1~2美元之间徘徊。有分析者称,根据纽交所规定,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的企业将面临退市,微贷网或面临退市风险。

  截至最新数据显示,市值不到1亿美元,股价仅剩下1.33美元/股,距最高点已经跌去90%。

  杭州P2P要"清零"?

  2020年,在监管的持续推进下,P2P进入“清零模式”。

  6月前两天,宁夏回族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连发三则通告,宣布取缔3批共28家机构P2P网络借贷业务。

  而就在5月29日,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全省纳入专项整治的147家法人网贷机构,没有一家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所有P2P网贷业务也未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或备案。

  该局在公告中指出,上述147家法人网贷机构已全部停业。任何机构未经许可不得开展P2P网贷业务,一经发现,按照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机制予以取缔。这意味着,湖北成为我国第16个宣布取缔P2P的省份。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3月份,包括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江西、安徽在内的6个省份在一个月之内齐声宣布取缔辖区内所有网贷业务。

  而综合多方消息,目前尚未宣布取缔网贷业务的省份,也正在监管的指导下,全面推进P2P退出和转型。

  据媒体报道,杭州区域内的P2P于6月底前全部“清零”。

  “其实,并不只是杭州, 6月底各地P2P‘清零’是在去年底召开的全国工作会议上提出来的。”接近监管的业内资深人士向透露,去年底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时提出,争取2020年6月底P2P网贷“清零”,各地视实际情况调整。




权益爆款时代固收公募遭遇尴尬 兴业、上银基金权益短板浮出水面

      在权益发行大年,长期发力固收领域的基金公司遭遇到尴尬,部分固收产品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尤其是银行系基金公司。对于长期在固收领域发展的基金公司来说,要想改变目前的尴尬局面,首先就要引进更多的有实力的权益基金经理。

  上半场已经落幕,“权益爆款”成为内地公募基金的第一大热词,新基金史上第二次半年发行破万亿,且667只的发行数量也创下新纪录。在深耕权益投资领域的多家基金公司收获满满的同时,长期发力固收领域的基金公司则遭遇到尴尬,部分固收产品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6月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一度跌破2.9%,反映基本面、政策面以及供给层面叠加下的情绪冲击,此时的债市对于利空更加敏感。相比于基本面的修复缓慢,债市的悲观情绪在基本面和政策面的短期扰动下充分反映,尤其是3~5年期的债券因为前期被机构大幅加杠杆,资金面边际收紧后抛压严重,3~5年也正是公募债基布局较多的期限,因此导致半年业绩出现亏损。”

  长期“重债轻股”,

  华富基金权益团队上位“尚欠火候”

  相较权益型产品发行火爆,上半年债券型基金发行明显偏弱。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上半年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合计的发行份额为6600多亿份,而债券型基金发行份额仅2900多亿份。在半年募集过百亿的11只产品中,债基产品“入围”仅两只。

  债券基金的“疲软”痕迹不仅反映在新发基金募集规模上,且在延长募集情况上也是有所反映的。今年1月1日到6月30日,内地共有160只基金在发行档期中延长了募集时间,其中中长期纯债50只、短期纯债6只、偏债混基20只,三者加总合计占比差不多接近一半。

  若从年内新基金发行失败情况看,10只年内募集失败的基金中,债基或者偏债混基也占据了绝大多数,其中包含了凯石秦纯债三个月、景顺长城景泰锦利、方正富邦尊利六个月定开、诺安瑞康三年定开等。

  在存续公募产品的清盘情况上,债基或偏债类产品也成为年内清盘名单中的“常客”。在上半年清盘的53只基金中,债券型基金高达26只,圆信永丰、浙商、大成、华富、国开泰富、东方、国融、中融等基金公司皆有产品上榜。

  以华富基金为例,其长期股债跷跷板侧重于债券一方。一季报数据显示,华富基金的固收基金有18只,规模合计达603.19亿元;权益类基金产品数量23只,规模仅为66.25亿元。上半年,华富基金仅发行成立了华富中债0-5年中高等级一只债基,产品的两类份额加总规模仅为2.2亿元。上半年债基收益排行榜上,公司有多款产品出现负收益,如华富可转债上半年收益约为-4.39%、华富安福约为-1.78%、华富恒利C为-1.46%等,这让一贯债强股弱的形象被颠覆。

  在长期“重债轻股”的思路影响下,指望权益类产品强势接班或许短期内很难实现,因为在权益产品发行大年,公司直到六月份才发行成立了华富成长企业精选,尽管公司派出的是基金投资部总监陈启明,但该基金募集规模仅有24.56亿元,在同期新品中处在一个中等的水平。

  对于华富基金来说,权益类基金经理除去陈启明之外,老将龚炜和高靖瑜也是公司目前的主力舵手,然而对于一家基金公司而言,仅靠三人去包打天下似乎还远远不够,毕竟他们在基民中的知名度仍有待提高。如此情况下,也就迫切需要公司尽快扩充权益类基金经理队伍。

  令人不解的是,华富的基金经理团队中实则还有一位颇具知名度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娅,早年她曾在华泰柏瑞叱咤风云,但如今她在华富似乎画风突变,掌舵的多是债券指数类产品,其惟一管理的混基永鑫灵活迄今年内净值增长率竟然为负值。

  银行系基金发展思路有待改变,

  兴业、上银基金权益短板浮出水面

  上半年,银行系公募陷入了迷思,因成立迄今过分依靠固收产品的发展思路让其在权益大年调整不易,其中最为典型的要数兴业和上银。

  首先看规模排名最高的兴业基金(兴业银行持股90%),其成立迄今已有7个年头,产品长期侧重固收领域。数据显示,公司一季度末的债基和货基的合计规模突破了2000亿大关,而权益类产品合计规模却不足50亿,仅为固收类产品的一个零头。在上半年新发基金上,兴业基金仅发行了两只ETF和一只偏债混基,募集成绩单差强人意,如兴业聚华的两类份额合计的募集规模不到5亿元。

  “兴业基金在今年权益产品发行表现不佳,原因是公司旗下权益基金表现乏味可陈,其主动管理权益基金今年以来加权平均净值上涨仅9.69%,在144家基金公司中排名119位。”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如是分析。

  从存续基金的业绩和规模来看,存续主动权益类和被动权益类的最高单只基金规模仅约为5亿元。除去已经进入清算状态的兴业聚优外,兴业成长动力是截至首季末主动权益类基金中规模最小的一只,基金规模仅约为0.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旗下一众袖珍迷你主动权益基金中,兴业安保优选是惟一一只偏股混基,其余基本均为灵活配置型混基,这种情况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公司权益团队对股票二级市场的谨慎态度。而正因主动权益类产品“保守”思路影响,上半年绝大多数主动权益类基金业绩乏善可陈,半年的净值增长率基本不到10%。

  除去兴业基金外,同样是银行为第一大股东的上银基金似乎也受到权益无力的影响。数据显示,上银基金首季末16只固收类产品的合计规模约为721.16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约为45亿元;5只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合计约为15.56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仅约为3.11亿元。上半年,公司虽然新发主动权益和被动权益各一只,但两只产品的成立规模基本在5亿元一线。

  就今年以前成立的三只主动权益产品上半年运作情况看,截至7月1日收盘,上述基金年内的涨幅均不到10%,排在同类基金靠后的位置。令人担忧的是,或许是公司权益类基金经理储备不足的缘故,此前屈指可数的几只产品均由赵治烨一人所管理,只是在今年才给其中的两只产品各自增配了一位基金经理。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陈颖指出,上述两家基金公司在权益爆款时代的劣势主要是由于旗下权益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一般,没有较为出众的王牌产品和王牌基金经理,因此不具备爆款时代的带货能力和条件。如果需要发展权益产品,提高权益类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是第一要务,可以招募更多具有经验的投研人员或过往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

  权益团队成员严重短缺

  国金权益基金经理无奈唱“二人转”

  相比“人手不足”的上银基金,《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部分长期靠固收的规模排名中游或靠后的基金公司,比如国金基金的权益团队几乎是唱独角戏或“二人转”。

  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国金基金规模在内地纳入排名的140家基金公司中位居第56位,其发展思路上同样是固收产品一头沉状态,与其他主要靠债基的银行系不同,国金基金是靠货币基金撑起家业的。一季度末,公司的货基规模约为449.76亿元,占比超过90%。

  在公司权益类产品中,股票型基金悉数为袖珍被动型产品,6只混合型基金中,有两只处在清算状态,一只偏债混基。此外的三只存续产品中,业绩和规模勉强可以拿得出手的只有国金国鑫灵活配置,上半年录得15%左右的净值增长率。

  对比来看,另外的几只国金系权益产品基本以量化策略为主,如混基中的国金量化多策略和股基中的国金量化多因子在6月上旬均更换了基金经理,女将宫雪正式走马上任。值得注意的是,六月底她还接手了国金量化添利定期开放,成为公司“一拖八”的基金经理,所管理的产品涉及股票、混合、指数、债券等不同类型。

  目前来看,国金的权益基金经理团队貌似只有张航和宫雪两人,而专攻股市的或许也就只有前者。有趣的是,或许是因人手极度不足的缘故,公司只是在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才成立了一只主动权益类医药新品。7月1日,国金基金公告权益类发起式新品国金鑫意医药募集成立,作为战“疫”时代大热的主题医药行业,产品成立时两类份额合计的募集规模仅约6.26亿元。作为刚刚破茧成立的医药主题公募,在医药基金上半年大涨后,现在如何建仓是一道很棘手的难题。




外资买爆索菲亚 本质还是看好中国房地产

      在定制家居的众多玩家中,与房地产企业结合得最紧的那个,也将是离资本最近的那一个。

  6月30日,有一只股票被外资买爆了。

  “买爆”不是形容词,而是外资持股比例限购线的俗称。深交所规定,外资所持有A股股份的上限为28%,当持股比例超过“限购线”,那么港交所就会不再接受这家公司的买盘,直至外资总持股比例下降到26%以下。

  被买爆的公司是定制家居公司索菲亚,它的股本结构中,外资持股比例达27.98%,距离“限购线”仅一步之遥。

  伴随外资疯狂加仓而至的则是股价的持续上涨,2020年第二季度,索菲亚股价上涨38.38%,涨幅遥遥领先于大盘。

  除了这个28%的“限购线”,交易所还对外资持股比例超过26%的公司设定了“预警线”,并向外界公布。目前,除索菲亚外,还有美的集团、泰格医药、广联达、启明星辰的外资持仓比例超过26%,5只股票被交易所同时预警,尚数A股历史首次。

  在5家被预警的公司中,美的集团是白色家电龙头、广联达是建筑工程软件龙头,而索菲亚是定制家居龙头。这些公司的业务具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都与房地产密切相关。

  不难看出,在外资眼中,中国的房地产依然具备投资潜力。

  01 索菲亚渡劫

  国内投资者对于外资的第一印象,总是与“价值投资”紧密关联。但有趣的是,外资大举买入的索菲亚,其基本面却呈现出了一个不好的苗头――这家公司交出了上市以来的首张亏损季报。

  受疫情冲击,全国经济在一季度降至冰点,停产停工对大量企业的业绩造成了影响,索菲亚也不能幸免。在一季度中,索菲亚整体营收7.63亿元,仅为去年同期的75%,甚至还历史性地出现1654万元的亏损。

  除去疫情的影响,索菲亚近两年的业绩也并不令人满意。

  2018年之前,索菲亚展现出了一只超级白马股的面貌。它长时间地保持了35%-45%的净利润增速,公司估值始终在30-40倍PE波动,与之相对应的,是股价的持续上涨。

  在过去两年内,随着房地产调控逐渐趋紧,货币性棚改政策的放缓,索菲亚的业绩陷入瓶颈,仅能继续保持个位数的增长。与此同时,后来者欧派橱柜、金牌橱柜、志邦厨柜纷纷上市,并且业绩明显好于“传统王者”索菲亚,不禁让投资者产生“索菲亚怎么了”的疑问。

  实际上,这并非索菲亚自身的问题,它的背后,整个行业的变局。

  02 衣柜市场里的鲶鱼

  索菲亚与欧派橱柜,同样是定制家居公司,但严格来说,两者的起源差别甚大。

  外行人不清楚的是,定制家居分为“衣柜派”和“橱柜派”两大门派,索菲亚是“衣柜派”的代表,同样隶属于这个门派的还有上市公司好莱客;欧派则是“橱柜派”的老大,金牌橱柜、志邦家居等也都是以橱柜起家。

  尽管在普通人眼中,衣柜与橱柜的差距可能并不大,他们所使用的材料和组装方式也大同小异,但对于资本而言他们就好像是两个行业。

  数据显示,目前整个中国橱柜行业中,定制橱柜的渗透率已经超过60%;而定制衣柜在整个衣柜行业的渗透率却刚超过30%。低渗透率意味着更高的增长空间,这意味着像索菲亚、好莱客这样的“衣柜派”应该拥有更快的成长速度。

  在A股市场中,索菲亚和好莱客是最早上市的两家定制家居公司,上市之初,他们得到了资本对于其成长空间的认同。但随着“橱柜派”公司在2017年的集中上市,并开始布局衣柜市场,市场格局就此发生了改变。

  对于橱柜企业而言,由于衣柜市场的空间更大,因此他们在渗透至衣柜领域后,业绩呈现高速增长。与之对应,衣柜企业想要进入橱柜市场则较为困难,市场竞争激烈,后入者很难获得高速增长。

  这造成了一个客观事实――索菲亚还是之前的索菲亚,但衣柜市场已不是之前的蓝海市场,“鲶鱼”的入侵,搅动了一池水,让市场陷入残酷厮杀。体现在业绩上,就是索菲亚与好莱客都出现了明显的业绩换挡降速,而欧派橱柜、志邦厨柜等公司的业绩却依然亮眼。

  03 商业模式差异

  装修是一个传统行业,同时也是刚性需求。

  作为装修的重要组成部分,定制家居能够充分发挥设计师的想象空间,提供多样化的选择,因此深受年轻消费者欢迎,甚至被看作传统装修的替代者。在欧美国家,定制家居的渗透率接近70%,而我国则不足30%,有极大的潜在增长空间。

  2018年,我国推出的《建筑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到2020年新开工全装修成品住宅面积达到30%。这掀起了全国上下“全装修”的热浪。这意味着开放商在向用户交房时,必须具备基础设置,清水房的交付方式将逐渐消失。

  全装修的兴起给定制家居带来了明显的冲击。在全装修中,橱柜是房地产企业交房的必备品,而衣柜则不在交付范围内。

  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橱柜派”和“衣柜派”虽然都被定义为定制家居,但实际的商业模式却存在极大差距。以橱柜为主的企业,最重要的客户是房地产企业,因此极为依赖大宗采购;衣柜企业虽然也有to B成分,但更多地体现为to C的消费属性。

  这意味着商业模式上的本质区别。

  2C业务偏向于消费零售,扩张不容易,但业务模型极为优秀,不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几乎能够获得稳定的现金流;2B业务主要与房地产企业打交道,更像是工程公司,虽然营收和利润都很好看,但仍将面临坏账的风险。

  04 分化的定制家居

  一边是索菲亚备受外资追捧,另一边则是无人问津的好莱客,作为投资标的,定制家居细分领域内呈现出热度严重分化的趋势。

  纵观A股主要的定制家居公司,其实他们的业绩在疫情之中均受到了影响。具体来看,五家主要的定制家居公司一季度营收均出现下滑,除金牌橱柜外,其余四家公司的降幅均在20%以上,好莱客更是同比下降48.3%。

  在整个行业普遍下滑的背景下,索菲亚和志邦家居在今年的表现明显好于其他公司,涨幅分别达到23.87%和19.06%。为何他们能够在逆境中受到资金追捧呢?

  其中原因,主要在于其较高的to B业务占比。

  所谓定制家居,指的就是商家通过设计师登门量尺,根据客户的实际房屋机构给出专属的设计方案,能够最大限度的利用房屋的空间。严格来说,定制家居是一种to C为主的模式,根据客户的需求来进行设计。

  由于to C业务是先款后货,因此并不会占用企业现金流,也就是说to C业务不会产生应收账款。纵观五家定制家居公司,只有好莱客和金牌橱柜的应收账款占比低于20%,其他公司总营收中应收账款的占比都很高。尤其是在一季度涨幅很高的索菲亚和志邦家居,他们的应收账款额度均在75%以上,几乎完全依靠2B业务支撑着运营。

  但疫情的突然爆发,阻断了线下经营,导致定制家居的2C业务几近停滞,因此以2C业务为主的好莱客业绩表现极差。这种极端情况下,像索菲亚和志邦家居这样以2B业务为主的公司仍能保持稳定现金流,因此也获得资金的认可。

  其实,在所有的定制家居公司中,好莱客是积极转型最快的,从布局直播带货,到抖音碎片化营销,再到与齐家网进行跨界合作,始终走在互联网转型的第一线。

  从估值来看,好莱客的PE甚至不如欧派的一半,与索菲亚相比也仅为对方六成水平,是唯一一家PE低于15的定制家居公司。

  因此显而易见的是,现阶段的定制家居仍属于伪定制,2C业务无法与2B业务相提并论,定制家居的消费属性被忽略,仍从属于传统的地产相关产业链,而这也是外资乃至市场买入的逻辑。

  外资买爆索菲亚,实则背后仍是看多中国房地产的传统逻辑。索菲亚2B业务占比很高,表明公司的工程渠道优势显著。

  疫情冲击之下,房地产企业的表现可圈可点。根据克而瑞的数据,今年上半年,40家上市房企中,有22家出现同比正增长,行业的整体表现好于预期。尤其在今年一季度几乎半停滞状态中,但上半年仍有多数公司延续增长,可见二季度房地产行业正在复苏。

  正是对于中国房地产持续复苏的预期,这让外资重新看好中国房地产企业。在最近几个交易日内,房地产板块的公司集体爆发,印证了市场开始重新关注曾经的资本龙头行业。

  作为与房地产高度关联的行业,在定制家居的众多玩家中,与房地产企业结合得最紧的那个,无疑也将是离资本最近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