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 > 正文
两千亿大出逃!对冲基金遭巨额季度赎回 全球规模跌破三万亿
来源: 中国基金报    2020-04-23 15:32:07

       Hedge Fund Research的最新报告为市场揭露了全球对冲基金触目惊心的现状。

  该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对冲基金总共遭遇了330亿美金的赎回,折合人民币约2310亿美金。

  这是自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高季度赎回金额,目前全球对冲基金的规模已经跌破3万亿。

  对冲基金业绩不佳 投资人两千亿大出逃

  据金融时报报道,对冲基金研究机构Hedge Fund Research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对冲基金行业遭遇了约330亿美元的资金净赎回,折合人民币约2310亿美金,创下次贷危机后的新高。

  330亿美金的季度赎回金额不仅是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新高,也是对冲基金行业有史以来的第四大季度资金流出。

  Hedge Fund Research总裁肯尼思海因茨(Kenneth Heinz)表示:“投资者对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引发的前所未有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做出了反应,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出现了历史性的崩溃,对冲基金业自金融危机后出现了最大规模的资本赎回。”

  其实,对冲基金的大规模赎回自2019年底便开始了。

  以对冲基金规模占比达全球7成的美国为例,Eurekaedge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对冲基金的平均回报率为6.96%,即便是业绩最出众的多空策略股票型基金,平均回报8.64%,也大幅跑输标普500指数28.9%的涨幅。

  难以令人满意的业绩引发了大量投资者在2019年底赎回份额。据Eurekaedge统计,2019年全球投资者从对冲基金撤资额达1318亿美元。

  据eVestment数据,截至2019年10月底,对冲基金连续八个月遭遇投资者撤资,创下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长撤资时间纪录。

  而今年以来,对冲基金的表现更加惨烈,这也加剧了基金大幅赎回的现象。根据初步汇编的数据,3月份有四分之三的对冲基金亏损,随着信贷市场流动性降低,90%的信贷对冲基金出现了亏损。此外,Eurekahedge亚洲对冲基金指数在今年三月下跌7.5%,美国和欧洲的该指数分别下跌4.9%和6.5%。

  多支明星对冲基金巨亏

  在全球大多数对冲基金亏损的背景下,许多明星对冲基金也未能独善其身。

  桥水基金因2月底在市场暴跌之时押错了方向,旗下最为知名的纯阿尔法2号(Pure Alpha II)基金在第一季度亏损约20%,其中3月份下跌约16%。

  吉姆西蒙斯(Jim Simons)创立的计算机驱动对冲基金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旗下的大奖章基金虽创下24%的一季度涨幅,但该公司旗下的其他对冲基金表现不佳。据CNBC,该公司的机构股票基金于一季度跌了近18%,而机构多样化的阿尔法基金(Alpha)下跌了13%。

  新加坡对冲基金Quantedge Capital Pte刚在2020年初刚刚庆贺了达成有史以来业绩最好的一年,在今年三月便亏损了亏损了28.8%。

  Quantedge表示,“这是我们自2006年成立以来,第三次出现月度亏损超过20%的情况:另外两次分别是2008年10月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和2013年6月美联储紧缩恐慌期间。”

  另一只新加坡Graticule资产管理公司的亚当·文莱管理的宏观对冲基金下跌9%,创有史以来最大跌幅。他在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3月份是“剧烈动荡”的一个月,该基金在日本和美国股市以及一些固定收益的投资中均亏损严重。

  能源对冲基金Zimmer Partners在2-3月累计下跌超50%。一月底基金总资产为10亿美元,现在大概只剩下5亿美元。

  迈克尔·辛茨管理的澳洲对冲基金CQS在3月份的下跌33%,几乎是此前最差月份跌幅的3倍,该公司资产池中结构化信贷资产也大幅下跌,重仓资产支持证券(ABS)的CQS策略下跌幅度超过40%。Benjamin Fuchs的多策略投资基金BFAM Partners3月份亏损17%。

  一家注册于英国的对冲基金――H2O资产管理,因巨亏而向投资者道歉。据悉,该公司旗下由首席执行官Bruno Crastes亲自操盘的Allegro基金,3月9日净值大跌17.9%,3月12日又重挫25.4%,如果与2月高点相比,净值已腰斩。这位首席执行官曾经任欧洲最大资产管理机构东方汇理的伦敦分部负责人,在海外市场固定收益投资圈享有较高声誉。

  H2O资管于3月17日在官网发布了Bruno Crastes致客户的信。Bruno Crastes在信中说,他代表投资团队对客户表达诚挚歉意,3月9日以来,H2O遭受了重大亏损。谈到3月以来的市场震荡,Bruno Crastes表示,没有模型可以预测这种市场波动,此外基金的一些对冲措施也在市场波动中失效了,这是近期净值回撤如此之大的主要原因。

  总部位于东京的罗杰斯投资顾问公司(Rogers Investment Advisors)负责人Ed Rogers表示:对于某些基金和某些策略来说,3月是灾难性的一个月。许多基金遭遇失败,进入求生模式。

  宏观对冲基金是重灾区 不良资产基金却逆势流入

  受地缘政治事件影响,从事债券、货币和大宗商品等市场交易的宏观对冲基金在各类对冲基金中面临最多的资金外流,达230亿,占总资金外流的约三分之二。

  今年年初,宏观对冲基金PointState Capital还表示将禁止投资者在赎回时全额获得现金。

  根据获得的该公司致投资者的信函,去年年底撤回投资的客户将以现金形式获得其中的88%。剩余12%将以新设立实体股票的形式进行分发,该实体持有“在一定程度上流动性受限的”资产,可能需要时间才能卖出。信函指出,3月31日或之后赎回的投资者可能也需遵守类似的条款。

  据悉,该基金原亿万富豪Stan Druckenmiller的交易员所创立,已连续亏损两年,去年曾遭投资10亿美元的赎回。

  在宏观对冲基金面临赎回危机的同时,专注不良资产管理的困境信贷基金(Distressed and credit specialists funds)却一直在积极筹集资金,以抓住抛售带来的机遇,一季度该类基金出现了约15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近期,市场大跌下优质资产面临折价,许多优质公司也因现金流紧张而寻求股东入股或债务注资,不良资产行业面临一定机遇。

  除了对冲基金外,不良资产行业的其他类型基金也正在积极募资。

  据报道,橡树资本近期正在为其不良债务投资基金募资150亿美金,旨在从新冠病毒施虐冲击经济金融体系方面后获利。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正在为其自己有史以来最大的不良债务基金筹集至少30亿美元。Highbridge正在启动两个基金,总额约为25亿美元。Cerberus计划将其新的压力和困境信贷基金的规模几乎增加三倍,达到7.5亿美元。

  基金赎回加剧股市抛售 对冲基金形势严峻

  通常,对冲基金经理们会持有一定现金类资产作为缓冲,以应对可能出现的赎回。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策略分析师Timothy Ash在三月底曾表示,目前华尔街对冲基金等投资机构需筹集数千亿美元现金,以满足月底LP份额赎回需求。

  如此大规模的赎回显然不是日常现金储备所能满足的,大规模的集中赎回将迫使许多对冲基金抛售更多资产,这将加剧股市、债市等市场的抛售。对冲基金遭遇赎回后快速抛售资产并去杠杆,也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美国国债市场的混乱程度。

  而大规模赎回除了以引发市场抛售的方式间接影响对冲基金外,还会直接影响对冲基金的管理费收入。

  多数对冲基金的管理费收入在2%左右,大规模的赎回将使得对冲基金的整体规模下降,将进一步减少其管理费收入。此外,由于多数对冲业绩表现不佳,其获得业绩分成收入也几乎无望。在管理费收入和业绩分成收入均下降的双重影响下,对冲基金现金流将面临一定压力。

  此外,大规模赎回使得对冲基金的现金储备更加紧张,待市场超跌之时,许多对冲基金却没有多少可以用于抄底的现金,需要以加杠杆等方式进一步补充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