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对话摩根士丹利华鑫章俊:全球经济衰退与恐慌加剧 看好人民币资产
来源: 投资者网    2020-03-25 10:01:27

 随着海外疫情迟迟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各国经济陷入了不同程度上的下滑,为缓解困境,新一轮的“降息潮”开始席卷全球。截至3月17日,美联储在一个内降息两次,随后,全球“降息潮”来势汹汹。短短两天之内,已多达17个国家或地区宣布紧急降息。

  紧急降息虽然释放了更多的流动性,但也进一步加剧了海外恐慌情绪,尤其是资本市场,美股8天之内4次熔断,道指24天下跌10000点 美油单日暴跌逾24%,创数十年来罕见。“全球降息”是否能缓解市场恐慌与焦虑?与此同时,海外疫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中国当下又该如何积极应对?对此,《投资者网》对话了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

  疫情致恐慌加剧 全球经济或陷入衰退

  “伴随着海外疫情蔓延,各国央行在短期内可能存在‘过度反应’。以最为直接的美国为例,虽然疫情对经济将产生冲击,但实际上,冲击经济的数据及范围目前尚不明确,在此情况下,美联储紧急大幅度降息,导致市场认为美国经济,包括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可能比市场预计的更严峻,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全球投资者恐慌情绪。”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向《投资者网》表示。

  在章俊看来,紧随其后的各国降息,更是导致全球投资者整个情绪陷入崩溃局面。而相较海外各国,中国央行没有选择跟进降息,而是宣布3月16日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目前,随着国内疫情基本有序控制,中国央行未来可能会继续有序的下调LPR或存款准备金。

  那么,“降息”子弹打完后,未来又将何去何从?章俊认为,“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全球央行的过快降息应对政策,大幅消耗了仅剩不多的政策空间,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加速未来全球衰退的到来。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会把今年全球经济拖入技术性衰退,摩根士丹利全球宏观团队把今年全球经济增长下调至0.9%。虽然当下全球降息潮和财政刺激可能会带动全球经济在明年出现反弹,但不扭转未来全球经济将步入实质性衰退的趋势。

  二是,未来的全球经济将陷入一个相对的长周期性衰退。由于经历了长周期的复苏,经济周期“上坡很长,下坡可能也很长”。未来若出现全球性衰退,在各国日子都不好过的情况下,民粹主义将进一步上升,同时会引发地缘政治风险,反过来又会加重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和衰退的程度。但需指出的是,如果全球央行没用政策空间去应对,实体经济或是资本市场必将承受着巨大压力。

  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 A股配置价值凸显

  随着欧美股市继续杀跌,A股虽受到波及,但却韧性更强。对此,不少机构认为,低估值的A股是“避风港”。

  3月2号,国际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将中国股票由中性调升为增持,建议买入中国股票作为此次全球疫情爆发后的对冲资产。

  瑞银则表示,投资者应该趁下跌的机会买进新兴市场股票,特别是中国股票,这里拥有更具吸引力的估值和增长组合,并表示与欧元区股票相比,中国股票看起来尤其具有吸引力。

  对于A股是避风港这一说法,章俊指出,应该客观理性看待,“当下,投资者可以看到的包括黄金、比特币都在大幅下跌,这意味着,短期内,全球的所有资产大类都是公正的,没有“避风港资产”(储备资产)这一纯粹说法。”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基本面决定A股市场的确定性较高,在全球资本市场共振非常剧烈的情况下,A股凸显了极强的抗跌性,如果未来市场出现反弹,率先反弹肯定是A股。从海外包括一级严重地区的意大利,韩国和日本等国家,受疫情带来的难以估算的冲击来看,A股增长的确定性是可以预见的。以今年为例,在国内疫情已经控制之后,随着整个复产的进度推进,下半年政策力度会出现一些变化,但整体而言,今年整个二季度至下半年,经济增长的确定性是可以预见的。

  同时,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将提升。由于国内降息走的是有序推进路线,导致中国与海外的息差将明显拉大,息差进一步扩大,导致回报将出现相对可观情况,加上,债权下沉释放出的是一个经济增长确定性的信号,人民币债券的违约率不会太高。因此,无论是股票或是债券,人民币资产相对于其他资产的吸引力会更高,未来全球投资者会加速增配A股资产,随着全球动荡之后,配置人民币资产会将成为一个趋势。

  “从近年来的外资流入来看,海外机构投资者态度也发生转变,从传统的买大金融、大消费类白马股,到现在,特别是从去年以来,一些外资开始买入国内科技股、中小板、创业板细分龙头等等。”章俊谈到。

  加大特别国债发行 赤字率可提高至3.5%

  而具体到国内经济提振方面,市场最近争议的焦点莫过于“新基建”,不过如何加码,资金的负担是否过重?如何避免“大刺激”后遗症?市场讨论也较为激烈。

  章俊表示,不建议短期内去大规模刺激经济,可以加大以中央为主的财政政策,赤字率可提高至3.5%,配合货币政策,加大今年特别国债的发行。原因如下:

  首先,不建议短期内作强刺激重要原因是为了保留政策空间。因为目前短期内,中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为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冲击,而要有效应对的话,财政政策的运用会比货币政策更有效。货币政策自前两年以来,一直存在的是传导机制的问题,在央行降准、降息,甚至鼓励银行放贷的情况下,实体经济仍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意味着本身的货币政策在正常经济条件下,存在一定传导不畅的问题。

  而目前受疫情冲击下,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面临的问题则更大,因此,如果大规模进行货币刺激的话,效果是不明显的,加上货币政策作为总量调控政策存在“一刀切”的问题,很难做到定向降准。

  另外,鉴于今年是特殊时期,建议加大财政――最好是以中央财政为主的政策刺激力度,甚至可以将财政赤字率适当从去年的2.8%提高至3.5%。由于地方政府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全面整顿清理地方融资平台,此时若放松,则会推高当前处于低位的违约率。因此,短期内中央的反应相较地方会更快,效果更理想。

  同时,为应对特殊疫情,今年可加大特别国债的发行,把杠杆放在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目前而言,政府、企业、居民三大部门之中,只有中央政府的杠杆率仍有空间。因此,短期内若想实现最大效果,最明显就是加大以中央为主的财政扶持力度。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经济,未来是否可能再来次“4万亿刺激计划”?

  对此,章俊强调:“目前来看,可能性不大。随着2008年4万亿长周期计划部署之后,加上中间伴随的几次不间断危机,如,2012年欧债危机,2015年新兴市场危机,2018年美联储加息及中美贸易战之后去年又降息等,导致政策层面的‘弓箭’已经消耗殆尽。因此,未来在全球经济将处于长周期性下行的趋势下,政策层面国内还是需要有节奏地去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