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 > 正文
交易四分钟停盘 这家基金公司把数算错了
来源: 华夏时报    2020-02-13 09:27:34

  华夏时报记者 梁银妍 陈锋

  2月12日,申万菱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申万菱信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两只基金产品出现份额净值计价错误的问题,已采取措施予以纠正。

  申万菱信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出现错误的原因是,操作人员未能及时发现两基金在极端情况下的部分参数问题。

  基金净值计算出错

  2月11日,上午开盘4分钟后,申万菱信深证成指分级收益(150022,下称“深成指A”)、申万菱信深证成指分级进取(150023,下称“深成指B”)突然临时停牌,停牌前的场内涨跌幅分别为-0.23%、1.41%。

  随后,申万菱信基金发布公告称,因深成指A、深成指B在2020年2月10日的基金份额参考净值的计算和披露出现错误,按照相关业务规定,深成指A、深成指B于2020年2月11日9:34至收市实施临时停牌,并于2020年2月12日开市起复牌。

  上述申万菱信基金相关人士表示,错误发生以后,公司于当日召开多个紧急专项会议自查自省,寻找问题发生的原因,讨论后续处理方案。

  但在2月11日停牌前的4分钟里,深成指A、深成指B的场内交易额分别为40.86万元、391.6万元,即有超430万元的资金,依据上述错误净值在二级市场买卖了两只产品。

  对此,申万菱信基金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准备方案,和相关单位沟通后,会以负责的态度妥善处理后续。

  目前,申万菱信基金已披露更改后的基金净值,深成指A、深成指B在2月10日的基金净值分别为1.0310元、0.0976元,当天净值涨幅分别为0.999%、1.035%。

  成也分级,败也分级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基金净值计算出错的深成指B,正属于分级基金。

  资深基金行业研究人士、橘涞金服总经理王文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分级基金是把基金原始份额进行分拆(类似于优先和劣后),分为A份额和B份额,B份额向A份额以约定收益借钱,获得杠杆,一般会有2倍左右的杠杆率,其涨跌幅同步放大。因此B份额属于高风险杠杆型产品,上市交易后,价格波动大。

  该人士还表示,分级基金不符合监管方向,是风险放大型产品,对实体经济意义不大。但分级基金活跃度高,非常受高风险诉求的博弈型投资者欢迎。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申万菱信基金总规模为345.6亿元,在14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62名。2004年成立至2014年,申万菱信基金总规模一度徘徊在200亿左右。在2015年二季度末,公司规模达到1024.92亿元,此后再次陷入停滞状态。

  申万菱信基金的规模变动,与公司多只分级基金的设立和叫停相关。截至2015年二季度末,公司旗下中证申万证券分级规模为424.57亿元,中证军工分级规模为98.03亿元,中证环保分级规模为73.53亿元,医药生物分级规模为66.48亿元。

  但此后市场调整,监管也发生变化。依据资管新规,公募产品和开放式私募产品不得进行份额分级。2015年9月30日,最后一只面世的分级基金――中融白酒分级基金成立后,整个市场未有新的分级基金成立。

  多位基金行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分级基金不符合去杠杆的监管方向,逐渐退出基金市场毋庸置疑。

  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原来要求,分级基金在2019年6月底完成清理,后来对规模较大的分级基金放宽要求,可以延期,但在交易层面有严格制度。2020年2月初,监管部门表示,存量资管业务整改过渡期延长是有可能的。资管新规过渡期一延再延,给了分级基金“残喘”的机会。

  紫荆资本法务总监汪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资管新规的过渡期可能会延长,但并不意味着分级基金寿命的延长。不符合资管新规的分级基金,应当在过渡期内实现整改或者清算,有序压缩存量规模。因此过渡期的推迟,仅仅是不符合要求的分级基金整改时限的延迟。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申万菱信基金旗下分级基金总规模为84.89亿元,占总规模的24.5%。分级基金退出市场是早晚的事情,申万菱信基金又将何去何从呢?

  高管频繁离职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申万菱信基金总规模为345.6亿元,其中,股票型基金为145.89亿元,混合型基金为58.46亿元,债券型基金为18.75亿元,货币基金仅一只,规模为122.51亿元。

  申万菱信基金原名为申万巴黎基金,最初股东为申银万国证券和巴黎银行旗下巴黎资产公司,分别持股67%和33%。2011年3月,法国巴黎银行将所持有的申万巴黎基金33%的股权,转让给三菱UFJ信托银行株式会社,申万巴黎基金更名为申万菱信基金。

  尽管大股东为头部券商申银万国证券,但申万菱信基金发展却不尽人意。

  从数据看,申万菱信基金重视权益类产品的发展。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公司18只股票类基金中,被动型基金居多,共15只,不能真实代表公司的投研实力。14只混合类基金中,规模最大的为申万菱信新动力,规模为 9.27亿。该基金近3年、近2年、近1年阶段涨幅分别为22.26%、22.55%、47.71%,同类排名为1046/1957、955/2469、821/2828。其余的混合基金规模多数在5亿以下,基金业绩表现不算突出。

  申万宏源历年财报数据显示,申万菱信基金2015年曾创出年营业收入11.67亿元、净利润5.03亿元两项历史最高纪录,此后营收水平逐渐走低,2016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1.66亿、1.62亿、0.79亿,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0.31亿。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申万菱信基金成立以来,有过五任总经理和两任董事长。第一任董事长姜国芳曾搭档过公司四任总经理,分别为唐熹明、毛剑鸣、于东升和过振华。其中前两任总经理是在申万巴黎时期,外资方派来的总经理;接任的于东升由市场招聘而来,任职期仅短短一年;过振华由公司内部提拔而来,与姜国芳履历颇为相似,两人曾在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申银万国证券等机构共事。

  2016年12月,申万菱信基金发生人事变更,姜国芳和过振华双双离职,由刘郎和来肖贤接任,接任者也都具有股东申万宏源任职背景。

  但2019年11月,来肖贤因“工作需要”离职,董事长刘郎暂代总经理职务。此前,公司的副总经理张少华也于2019年10月份离职。至今,第六任总经理仍未履新上任。

  按照《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治理准则》规定,基金公司董事长应当加强与股东及其他董事的沟通,注重公司的发展目标、长远规划,不得越权干预经营管理活动;总经理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如今,由董事长刘郎暂代总经理一职,有“名不正言不顺”之嫌。而对于未来接任者来讲,如何妥善处理公司分级产品并找准公司发展定位,将成为难题。